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修真必须死_ 第二百八十九章要有这份觉悟-

时间:2021-06-15 14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落跑小说修真必须死 第二百八十九章要有这份觉悟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玄藏学院的师生,心里还是捏着一把汗,虽然场面上还是他们占优,可是他们的核心主力任性的作为,让本来一面倒的优势,发生了一些变化。众人都不是瞎子,袁真可是佩戴着队长袖标的,这说明袁真才是钟山学院这支队伍里最厉害的人。

    王齐平很满意众人的反应,他对陈世安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袁真,你说实话,如果在赛场上与丁乙交手,你自问胜算几何?”陈世安问道。

    袁真脸色有些苍白,他总不能昧着良心说,他能够战胜丁乙,他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半晌,陈世安这才对玄藏学院的师生说道:“诸位,这场玄藏学院与钟山学院的交流比赛,现在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不禁纷纷议论起来。不要说玄藏学院这边,还有三位主力选手,没有上场参加比试,再说钟山学院这边也没有主动认输,这何来结束一说呢?

    不过,陈世安马上就为大家解开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场青莲争霸赛的热身赛,我宣布玄藏学院获得了胜利!”

    这一下,整个玄藏学院的师生脸上,终于露出了笑容。看来钟山学院那些,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们,还是有自知之明啊。

    底下马上有人高呼‘万胜’的口号,整个玄藏学院欢天喜地,所有的人都露出了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陈世安双手往下压了压,人群的音量降了下来,大家有些好奇,看钟山学院还有什么说法。

    “首先我们祝贺玄藏学院取得了胜利,玄藏学院实力强劲,获得青莲争霸赛东南赛区冠军头衔,的确是名至实归。不过我们钟山学院也没有输,这是一场双赢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‘双赢’?有没有搞错?这怎么可能?这自古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何来双赢?

    望着众人一脸困惑,陈世安又解释道:“大家可能有些不解,其实这很简单,因为你们玄藏学院的主力选手丁乙,他其实,也是我们钟山学院的参赛选手!”

    这一下所有的人,都被陈世安的这句话给搞懵了。什么时候,丁乙变成了钟山学院的人?而且还被钟山学院入选成为比赛选手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丁乙,也被陈世安的这句话,雷得里焦外嫩。自己可是一直都呆在学院里面,根本就没有任何外人接触,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被钟山学院认定,成为是他们的人呢?这不是莫名其妙么?

    玄藏学院的高层,好几个都处在暴走边缘。这反骨仔是所有人都最痛恨的存在,玄藏学院自认对丁乙不薄,各种规章制度的修改,各种修真物资的倾斜供给,哪怕这小家伙犯了错,也都是高高举起,轻轻放下。玄藏学院绝不容许出现背叛学院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陈世安明显感觉到了,来自四面八方的凌冽杀气,他连忙再次解释道:“丁乙不仅是玄藏学院的学生,他同时也是我们钟山学院的客座教授,我说他是我们钟山学院的人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杨琪这才想起来,当时抓到鬼龙卢宽,他们和钟山学院谈的交换条件,其中就有这一条。本来杨琪和鹿源他们的意思是想给丁乙,一个去钟山学院藏经阁看书的机会,毕竟钟山学院是东南的第一修真学府,那里的收藏,要比玄藏学院要多太多。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丁乙喜欢看书,这才提出这么一个要求。没想到,钟山学院还真的会来事,立马抓住这点,打蛇随棍上,整出来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杨琪连忙向雷宇、邱丰伟解释这个客座教授的由来。雷宇等人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能同时代表两支队伍参赛吗?这里面涉及到,青莲争霸赛的比赛规则,以及两个学院对丁乙的归属权和使用权。这些具体的细节,可是要双方好好的商讨才能确认。而且很明显,这里面也有东南教育部的意见在里面,大家还要好好的协商一下。

    原来钟山学院,不是来踢馆的!而且里面还涉及到了相互合作,交流等等议题。云台这个地方,显然不是谈话的地点,邱丰伟邀请钟山学院的高层一起去天台商议。

    陈世安对丁乙说道:“丁老师,那么,这些钟山学院的学生,就麻烦你负责照看一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丁乙整个人都快石化了。

    风铃他们都围了过来。修真界实力为尊,钟山学院的学生败在丁乙手下,都是心悦诚服。原本剑拔弩张的两支队伍因为丁乙的缘故,居然还走到了一起,这还真是事先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方悟把袁真推到丁乙面前,说道:“小真,先前有什么误会也好,不快也好,你倒是痛痛快快的跟‘小丁老师’说个明白,要知道我们修真者,修身的同时,也在修心。心里面最好不要留下些负面的东西,不然这会成为你修行路上的心魔,有碍你将来的进步。”

    袁真还是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丁乙道:“这样吧,龙炎师兄、云翔师兄你们几个带几位钟山学院的师兄、师姐去四处转转,我和阿真有些事情要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曲三识趣的把车傀儡开了过来,丁乙一把扯过袁真,将他塞进了车傀儡里。

    车傀儡一路狂飙。

    到达鹿鸣森林的中心位置,丁乙让曲三降了下去。曲三留在车傀儡里,丁乙拽着袁真走出了车傀儡。

    袁真像个扯线木偶一样,被丁乙拖到了森林的一处空地,曲三被丁乙要求留守在车傀儡里面,同时警戒四周。

    “阿真,我不知道这一年来,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,我只想告诉你,现在我的处境很危险,我、曼丽姐、还有新天地的许多人,现在处境都不妙,我们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袁真撇了撇嘴,他太熟悉丁乙的说话模式了。丁乙总是喜欢先抑后扬。他想不通,丁乙现在已经是,灵级中阶的傀儡师,而且不论是玄藏学院,还是钟山学院,对丁乙都非常器重。新天地的业务遍布东南各省,他一路从南屏飞过来,见到了无数的车傀儡,在东南的大地上奔驰,这说明新天地的发展势头非常好。他想不通丁乙的处境,哪里会不妙?这是典型的丁乙式话术罢了。

    丁乙猜袁真肯定不知道西南戡乱的事情,以袁真对许曼丽的关心,他不可能无动于衷,于是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袁真。

    果然袁真听到西南的惨剧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他埋头苦修,哪里会知道这外面的情势,几亿的人口,被无差别的戕害,这简直是骇人听闻。袁真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惨剧和袁真毕竟还有点远,他虽然关心许曼丽,但是他还是没法把这件事,和丁乙以及集云城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丁乙知道,袁真几乎没有什么政治细胞,于是他不得不向袁真做更细致的说明。

    “阿真,帝国今天可以摧毁冷烟翠,你怎么就能保证,明日不会把集云城整个抹去呢?他们害怕西南批量生产的修真者出现,危害到他们的统治。难道他们就不会,有一天醒悟过来,担心这借助傀儡,逐渐独立起来的平民?你能保证这些帝国的高层,不会因此而迁怒集云城?也把这边也夷为平地?”

    “我、曼丽姐、袁恕……我们这些人,难道不是帝国将来除而后快的人吗?”

    袁真冷汗直冒,这要不是丁乙指出这点,他还真的没有意识到,丁乙他们的处境还真的如此的危险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一个耳光抽在丁乙脸上,袁真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丁丁,你个王八蛋,从小就不安生,老子那一次打架不是为了你?你自己胡闹任性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要牵扯到曼丽姐?还要牵扯到那么多无辜的人?这傀儡术又不是今天才有的,你自己弄就好了,干嘛要让整个集云城的百姓为你陪葬,老子已经是修真者了,跳脱了凡尘,你干嘛还要拖老子下水……”

    袁真一边痛哭,一边抽打着丁乙耳光,曲三连忙从车傀儡里跑了出来。丁乙两边脸颊都是红肿,不过他还是制止了曲三过来。

    袁真痛哭一阵之后,颓然的坐到了地上,他这位发小,惹出的麻烦可不是一般的大。其实袁真不愿意搭理丁乙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丁乙和真理会有瓜葛,他知道丁乙是被胁迫的,可是真理会不是寻常的组织,他也怕和丁乙走太近,牵连到自己家人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自己是无法摆脱这个瘟神了,家里不仅仅袁恕在新天地位居高层,自己老爹老娘,也跟着在南屏的新天地工厂里,寻了一份级别不低的差事。

    丁乙判断真理会的这些邪教余孽,至少三四十年闹腾不起来,袁真对丁乙的判断还是信服的,不过帝国还会打压傀儡系在大陆的发展,这个就让袁真有点跳脚了。

    丁乙看到袁真如此的颓废,上前想将他拉起来,袁真浑身像抽走了灵魂一般,瘫软如泥。

    丁乙少不得耐心的开导他。

    “阿真,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现实,我们一直老老实实地生活,勤勤恳恳的学习工作,处处忍让,从来不敢招惹谁,可是不论是真理会,还有帝国方面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我们的伤害。西南十二个省,几亿的百姓,其中加入邪教的毕竟是极少数,可是谁又在乎过那些平民百姓的生死?我不懂政治,我也不懂什么哲学,但是这种做法是不对的,这比历史书上面记载的封建国度还要残暴。”

    “修真之下皆蝼蚁,这是修真者对于平民百姓的态度。予取予夺不论,还要掌握这些升斗小民的生死。这是不对的!平民百姓应该享有他们安全生活在这块土地的权利!这世上的生灵都有自由的生存权,不能任人宰割,这个帝国有问题,这个体制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修真者已经享有了太多的特权,不能再把脏手伸向平民,这些平民乡民已经够可怜了,他们不能在这样胡作非为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丁乙情绪很激动,大声的向袁真表述他的想法,袁真呆呆的看着他的朋友,半晌打断他的话道:“丁丁,别忘了,你也是修真者!”

    丁乙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修真者中间也有很多好人,还记得集云城发生惨变的那几天吗,不是也有不少的修真者参与了救治么?我的意思是想通过立法,再次规范修真者的行为,约束他们,让修真者和平民能够和平共处,修真者用他们的能力帮助平民,其实我还有我的好朋友鹿源大哥,我们现在就在做这件事情。要知道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!”

    “丁丁,你不是要造反?”袁真又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造反?我疯了吗?我干嘛要造反?”丁乙有些诧异他这位老友的理解能力。

    袁真一骨碌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丁丁原来你不是要造反,害得我紧张了半天……”

    丁乙道:“不过,虽然不是造反,可是我们还是的做好准备不是,万一帝国不分青红皂白要打杀我们,要毁灭集云城,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等着。引颈就戮我是不会干的,所以一方面我们要推动高层的改革,立新法,同时也要做好防备,万一这种可怕的事情重演。”

    袁真脑袋有点乱,今天收到太多的讯息,他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整理。他还有些跟不上丁乙的思维。

    他思忖了片刻还是没有一些头绪,他干脆直接问丁乙道:“你要我做什么?我能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丁乙道:“阿真,你虽然搬到了南屏,你还是集云城的一份子,集云城的兴衰你当然也有责任,不过目前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修炼,认真的打好比赛,希望你将来能够进到高层,影响时局为天下苍生发声,避免再出现西南那样的惨剧……”

    袁真道:“我不喜欢当官,我对那个没兴趣!”

    丁乙道:“阿真,这不是你想不想做的问题,这是你必须要有的责任与担当,实不相瞒,我在中南结识了几位朋友,其中就有一位曾议员,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愿意为这天下的苍生做点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真,你不要一心只扑在修炼上面,有些时事你还是要知道掌握,你讨厌政治,难道我就很喜欢?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你应该要有这份觉悟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